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中國詩歌學會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 中國詩歌學會2018年度先進單位和先進個人表 ▪ “夏青杯”全國首屆朗誦文本大賽獲獎名單公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9年新春賀信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公益好詩歌獲獎名 ▪ “夏青杯”首屆全國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結果 ▪ 第二屆“萬年浦江·千年月泉”全球華語詩歌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公益好詩歌擬獲獎

        詩學批評

        • 耿占春:當代詩歌批評——一種別樣的寫作2017-3-4

          以個人的觀察而言,當代詩歌批評既非一個學科,也沒有明顯地確立起一種客觀知識圖景,它是一種活躍的、多樣的、或許還是非常混亂的批評實踐,它既是對應于異常豐富的魚龍混雜的詩歌文本的一種闡釋性的文體,亦是一種關于感受、感性、經驗世界與語言表達的論述。

        • 韋錦:用詩滋養靈魂2015-10-14

          問:王志強 答:韋錦 問:有一段時間了,凄寂的詩壇常有陣陣熱鬧,不時聽到互捧或盛贊,什么石破天驚,橫空出世,巨星降臨云云。但這些卻往往只是讓人陷于期待而已。我想,還是回過頭來,好好打量那些樂于深藏潛泳的詩人吧! 言歸正傳,請問你是怎樣走上寫詩這條路的? 答:我7、8歲的時候,上個世紀的70年代初,人們的精神欲求受到全面抑制(或曰控制),老百姓能接觸到的除了極少數人的著作和詩,基本就是樣板戲,人類文明的河流流經吾土時幾近干涸。我生長的地方距省城有20來公里,但中間隔著黃河。處在黃河之陽的那座小鄉村,擁抱小鄉村的大平原,蟲蛹一樣蠕動在田舍間的父老鄉親,和詩的距離真是很遠。好在命途多舛的父親遺傳的那種總與現實游離的天性,以及他看過之后又給我看的一些撕去封皮的書籍,滋養了我對文學朦朦朧朧的喜好,使一些未必多么寶貴的潛質終未泯滅。 問:那都是些什么書啊? 答:后來我知道,那些書原來是有名字的,像《戰斗的青春》《紅旗譜》《晉陽秋》《青春之歌》《烈火金剛》《鐵道游擊隊》等。沒有一本是詩集。按說都是些非常純正的革命書籍,卻大多是當年的禁書。在鄉村流傳時人們特意抹去了

        2 篇文章首頁 | 上一頁 | 1 | 下一頁 | 尾頁 20篇文章/頁轉到第

        欄目導航

        詩歌理論詩學批評詩歌翻譯詩歌演繹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