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中國詩歌學會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 中國詩歌學會2018年度先進單位和先進個人表 ▪ “夏青杯”全國首屆朗誦文本大賽獲獎名單公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9年新春賀信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公益好詩歌獲獎名 ▪ “夏青杯”首屆全國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結果 ▪ 第二屆“萬年浦江·千年月泉”全球華語詩歌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公益好詩歌擬獲獎

        詩歌理論

        • 張清華:猜測上帝的詩學2017-3-4

          如韋勒克、沃倫在《文學理論》中所說,任何對個案的作家或作品的批評中都包含了文學的一般命題,在本書中所貫徹的是作者生命本體論的詩學觀念,以及傳承中國詩學中“知人論世”批評傳統的嘗試,以及對關懷現實的人文情懷主導的寫作傾向的致敬。另外,作者所追求的隨筆和散記的筆法也是一個特色。

        • 孫曉婭:本間性和自然的神諭:女詩人筆下意象的生態詩學內涵2015-10-14

          孫曉婭:文學博士,現任首都師范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副主任,碩士生導師,《中國詩歌研究動態》執行主編。出版學術專著《跋涉的夢游者——牛漢詩歌研究》、《讀懂徐志摩》、《新世紀詩歌現場研究》。

        • 孫曉婭:當下與遠方2015-10-14

          繼1984年創作散文詩處女作《愛是一棵月亮樹》至2014年散文詩集《有遠方的人》出版[①](1),至今,周慶榮的散文詩創作整整三十年。周慶榮是一位堅持“意義化寫作”并秉燭精神光環的詩人,他的散文詩“烙印著鮮明的時代脈象”,“以理性的歷史眼光,對人生、歷史、社會進行深刻體察,深入發掘文化的詩性品格與藝術潛質,”“他的散文詩作品與作品之間有整體感,有骨骼,堅硬;有靈魂,無處不在的終極關懷;有歷史坐標和精神向度,完成了文化與現實的焊接”。[②]是的,月亮樹已足夠遙遠了,從創作伊始到成為“我們”散文詩群[③]主要發起人、踐行者,周慶榮矢志不改做一個“有遠方的人”,

        • 孫曉婭:構建當代漢語詩歌精神2015-10-14

          不同時代具有進入歷史的不同方式,相較其它文體,詩歌是最為敏銳集中地反映時代與文化的文學樣式。近來,寫詩、讀詩再度產生廣泛的社會影響。詩歌創作的繁榮發展也好,詩歌變成文化領域的裝飾品或媒體炒作的焦點也好,都需要我們自覺審視其在發展中被大眾熱潮遮蔽或潛隱的盲區和問題:自古以來,詩歌承擔著多種文化功能、積淀著中華民族深沉的精神追求,泱泱詩歌大國以幾千年的詩道精神為榮。置身全球化、當代漢語語境之中,詩歌傳播媒介極大擴散,詩人應以何燭照詩心?讀者以何點燃詩歌的能量?施教、傳播者以何積極推廣詩歌?評論者該把持怎樣的批評尺度?就此,提出構建當代漢語詩歌精神尤顯必要。 詩歌精神首先是詩人的精神世界,它與創作主體的品性、

        • 孫曉婭:詩歌的三個維度2015-10-14

          如艾青所言,“生活是藝術所以生長的最肥沃的土壤,思想與情感必須在它的底層蔓延自己的根須”。生活是藝術的基礎,作為人類最久遠的語言藝術形式,詩歌早就從人類先民的生活中開始。《淮南子》曰:“今夫舉大木者,前呼邪許,后亦應之,此舉重勸力之歌也。”《禮記》載《伊耆氏蠟辭》曰:“土反其宅,水歸其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從中國古代的這些文獻記載來看,詩歌從它出現的那天起就和人們的生活實踐息息相關,表現生活的內容,交流生活的情感,表達生活的愿望。作為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的《詩經》,就是當時人們生活最生動、全面的展現。從楚辭、漢樂府到唐詩、宋詞,源自生活關注生活又表現生活,已經成為幾千年中國詩歌的優秀傳統,甚至成為生活的一種方式。步入現代社會,這一傳統得到了新的發揚。語言的革新促使詩歌具有了更加濃郁的現代氣質。詩歌深入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將生活日益審美化、哲理化、寓言化、陌生和親切化,并在現實中扮演愈來愈多的角色。

        • 跨越時光碎片的現代性“返源”2015-10-14

          靈焚是一位肩負著強烈的現代性文體意識的散文詩作者,他始終以求新的姿態打破傳統散文詩外在形態與內在深度的規范,將一種孜孜不倦的探索意識融入散文詩的建設和創作之中。二十余年的創作探索,他一方面堅定不移地從“詩性”的內核突圍散文詩文體自身的搖擺姿態,努力提升散文詩境界;另一方面,其不同時

        • 好詩是有生命的文體2015-10-14

          1931年,在給徐志摩的一封信中,梁宗岱寫道:“我以為詩底欣賞可以分作幾個階段。一首好的詩最低限度要讓我們感到作者的匠心,令我們驚佩于他底藝術手腕。再上去便要令我們感到這首詩存在底必要,

        • 21世紀,散文詩發展的新紀元2015-10-14

          散文詩作為獨立的文體,其創立的標志是1842年在法國出版的貝爾特朗的《夜的伽斯帕爾》。雖然貝爾特朗對散文詩有開創之功,若沒有波德萊爾于1869年出版的《巴黎的憂郁》,

        • 唐曉渡:內在于現代詩的公共性2015-10-14

          一個感覺有點奇怪的題目:看起來像正題,讀出來像反題,仔細想想更像一個悖謬。之所以有這樣的感覺,當然和中國的特定歷史語境有關,首先和某種集體的“創傷記憶”有關:由于長期受大一統意識形態的支配,由于這種意識形態恰恰是假“人民”和全社會之名,由于以這樣的名義實行垂直支配曾經給全社會、包括

        • 呂進:論“新來者”2015-10-14

          在上個世紀的新時期,有三個詩歌的合唱群落:歸來者,朦朧詩人,新來者。此外,還有資深詩人。把新時期詩歌僅僅局限于“朦朧詩”是不科學的。

        10 篇文章首頁 | 上一頁 | 1 | 下一頁 | 尾頁 20篇文章/頁轉到第

        欄目導航

        唐曉渡內在于現代詩的公共性孫曉婭給詩歌網的評論五四新詩的現代性問題張清華:猜測上帝的詩學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