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全國大型詩歌公益 ▪ 中國詩歌學會電子詩刊征稿啟事 ▪ 《中國詩歌學會會員通訊》信息征集 ▪ 中國詩歌學會2018年度先進單位和先進個人表 ▪ “夏青杯”全國首屆朗誦文本大賽獲獎名單公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9年新春賀信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公益好詩歌獲獎名 ▪ “夏青杯”首屆全國朗誦文本大賽擬獲獎結果 ▪ 第二屆“萬年浦江·千年月泉”全球華語詩歌 ▪ 第三屆“我們與你在一起”公益好詩歌擬獲獎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劉向東詩10首
        時間:2018-11-5 點擊:

         

        劉向東,著名詩人,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詩選刊》主編,河北省作家協會副秘書。筆名霧靈山人、向東。河北興隆人。

         

        《落葉飛鳥》

         

        在我老家,燕山腳下

        老樹比村莊更古老

        而樹上的鳥巢

        比新娘還新

         

        半圓的巢兒朝天

        孵化日月星辰

        半圓的墳墓如鳥巢倒扣

        攏住大地之氣

         

        土地說:落葉歸根

        于是葉子下沉

        天空說:鳥兒凌云

        于是翅膀向上

         

        2016年秋

         

         

        《蜜蜂總是深深地吸引詩人》

         

        蜜蜂總是深深地吸引詩人

        詩魂陪伴蜜蜂低吟淺唱

        萊蒙托夫渴望一口蜜:

        “讓我嘗一口蜜吧

        讓我嘗一口,寧愿去死!”

        葉芝在茵納斯費利島

        籬笆墻里搭一個小窩棚

        支起九行云豆架,一排蜜蜂房

        陰涼里聽蜂兒扇動翅膀

         

        蜜蜂總是深深地吸引詩人

        父親像寫詩一樣修建蜂房

        臘月里就豎起掏空的椴木

        盼山花開放,蜂兒分家

        等著蜂王落在他的草帽里

        他說肯定可以等到

        等到有了蜜,讓我也嘗嘗

         

        蜜蜂總是深深地吸引詩人

        那是我還不知詩為何物

        魂兒就被蜜蜂勾走了

        養蜂人家在秋天割蜜

        我站在春天里使勁張望

        當蜂巢的頂子一一揭開

        蜜的十字架滴著陽光

         

        蜜蜂總是深深地吸引詩人

        詩人和蜜蜂一起追趕花朵

        為了把甜蜜交給理解甜蜜的人

        每一刻都在苦苦醞釀

         

        蜜蜂總是深深地吸引詩人

        他們在冥冥中得到口喚

        把人眾喻作蜂群

        把大大小小的佛臺看成蜂房

        蜜蜂,蜜蜂

        你這上帝的小小仆人

        和我一起贊美一起祈禱吧

        從此把大地當作天堂

         

        2002年春

         

         

        《母親的燈》

         

        那燈

        是在怎樣深遠的風中

        微微的光芒,豆兒一樣

         

        除了我誰能望見那燈

        我見它端坐于母親的手掌

        一盤大炕,幾張小臉兒

        任目光和燈光反復端詳

         

        啊,富裕的夜晚

        寰宇只剩下了這油燈一盞

        于是吹燈也成為樂趣

        而吹燈的樂趣必須分享

         

        好孩子,別搶

        吹了,媽再點上

        點上,吹了

        吹了,點上

         

        當我寫下這些詩行

        我看見母親粗糙的手

        小心地護著她的燈苗兒

        像是怕有誰再吹一口

        她要為她寫詩的兒子照亮兒

         

        哦,母親的燈

        豆兒一樣

        在我模糊的淚眼中蔓延生長

        此刻茫茫大野全是豆兒了

        金黃金黃

         

        那金黃金黃的

        涌動的乳汁啊

        我今生今世用不完的口糧

         

        1993年秋

         

         

        《蟬鳴》

         

        一只蟬

        至少被塵埋千日之后

        得以放風

         

        兩只蟬

        為妻者注定啞巴

        脈脈深情默默而終

         

        三只蟬

        總有一只正拱破泥土

        不知道頭上是怎樣的天空

         

        四只蟬

        在高枝之上鳥翅之下

        為誰而鳴

         

        你是另一只

        永遠把自己包在泥里

        對心中的秘密守口如瓶

         

        我是又一只

        舌頭和嘴唇濕漉漉的

        又有什么能夠說出

         

        1993年秋

         

         

        《出門在外》

         

        出門在外,一路風塵

        一步一步是慈母的針腳

        每個腳印都是自己的碑文

         

        出門在外,想念親人

        越拉越長的是身后瞭望的眼神

        耳邊總有熟悉的聲音

        喊你回家吃飯的那種聲音

         

        一個人獨自向遠方

        背負整片故土的體溫

        離老屋和土炕越來越遠

        離親人的惦念越來越近

         

        我對我自己用鄉音說話

        山不顯高,水不再深

        一路南船與北馬

        舉頭望明月見家門

         

        背著破爛行李我要歸來

        找到了天堂我也要回來

        晚秋是游子魂歸的時辰

         

        1993年秋

         

         

        《地縫兒》

         

        可能大地真的知道

        人,需要遮羞

        所以才裂開一道縫兒

        讓我們鉆

         

        一頭鉆進去

        那些昂首挺胸的人

        忽然把走變成跑

        怕你忽然就合上了

         

        而那些從容走過的風

        并沒有被夾住或被夾扁

        甚至不用門票

        沒有通行證

         

        2014年秋

         

         

        《用不著風吹草就低了》

         

        草芽小心地抱住自己

        等待地縫兒等待天機

         

        用不著風吹草就低了

        生來就帶著風的姿勢

         

        你把雪花兒別在頭上

        我把露珠兒攬在懷里

         

        無所謂生也無所謂死

        要只要一秋好風好雨

         

        2010年秋

         

         

        《時間》

         

        由于時間放慢了腳步

        老爺子把手表擼下來

        ——留個紀念吧

        交給我時還帶著體溫

         

        上滿發條

        秒針忍不住開始抖動

        老人家忽然有些不舍:你看

        動了,它還能動

         

        不許動!

        我可不想讓它再動了

        分秒都要留住

        除非時間乘以速度

        不再等于距離

         

        多虧時間放慢了腳步

        給我以提煉時間的時間

        讓我們的一生

        多于一生

         

        2016年初夏

         

        【摘自劉向東詩集《沉默集》,2017年,河北教育出版社】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