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2017工作簡況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春節賀詞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8年新年賀信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第五屆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獲獎作者及篇目公告 ▪ 關于對“魅力永定河,詩意門頭溝”全國詩歌 ▪ 給全體會員的一封信 ▪ 第五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 《百人百首: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選》征稿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樹才詩10首
        時間:2017-4-4 點擊:

         

         

        樹才1965~),原名陳樹才,浙江奉化人。詩人,翻譯家。文學博士。1987年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法語系。1990-1994年在中國駐塞內加爾使館任外交官。中國詩歌學會理事。現就職于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著有作品:詩集《單獨者》、《樹才詩選》、《節奏練習》、《心動》、《靈魂的兩面》等;譯詩集:《勒韋爾迪詩選》、《夏爾詩選》、《博納富瓦詩選》(與郭宏安合譯)、《希臘詩選》(與馬高明合譯)、《法國九人詩選》等。

         

         

        樹才詩10首

         

        ☉ 哭不夠啊,命運

         

        哭不夠啊,命運!

        淚水也能喂養大孩子?!

        (某日早晨驚醒后)

         

         

        愛是什么

         

        多少人在這個問題面前

        困難得說不出話來

        我只偶然聽見過

        一次確鑿的回答

        那是一個孩子仰著臉

        在公交車里告訴媽媽的—

        “愛是媽媽!”

         

        這孩子也就三四歲大

        周圍的人都聽見了

        我當時驚得說不出話來

        我記得那一天

        整整一天

        我都沒怎么說話

        我不想說話

         

         

         

        這枯瘦肉身

         

        我該拿這枯瘦肉身

        怎么辦呢?

         

        答案或決定權

        似乎都不在我手中。

         

        手心空寂,如這秋風

        一吹,掌紋能不顫動?

         

        太陽出來一曬,

        落葉們都服服帖帖。

         

        牽掛這塵世,只欠

        一位母親的溫暖—

         

        比火焰低調,比愛綿長,

        挽留著這枯瘦肉身。

         

        任你逃到哪里,房屋

        仍把你囚于四墻。

         

        只好看天,漫不經心,

        天色可由不得你。

         

        走著出家的路,

        走著回家的路……

         

        我該拿什么來比喻

        我與這枯瘦肉身的關系呢?

         

        一滴水?不。一片葉?

        不。一朵云?也不!

         

        也許只是一堆干柴,

        落日未必能點燃它,

         

        但一個溫暖的眼神,

        沒準就讓它們燒起來,

         

        燒成灰,燒成塵,

        沿著樹梢,飛天上去……

         

         

        秘密

         

        還不能告訴她

        還沒到時候

         

        一說,就沒了

        一聽,就碎了

         

        還不能告訴她

        也許她已經知道了

         

        那也不能告訴她

        否則,她就不信了

         

        秘密露臉的時候

        就當什么也沒發生

         

        背著希望這個包袱

        她被歲月拽著跑

         

        還不能告訴她

        其實秘密就在那里

         

        天就是一天一天

        空無非空了又空

         

        一條命是易碎的

        一次心靜是短暫的

         

        秘密不會放過誰

        像活人總得面對死

         

        秘密總是藏起來

        像瞳孔躲進眼眶

         

         

        風起兮

         

        風起兮

        風從什么地方來

        北方?西北方?

         

        風起兮

        一身瘦骨已被吹透

        比如籬笆,比如墻?

         

        風起兮

        大街上腳步雜亂

        總得有溫暖,有家

         

        風起兮

        一年被又一年推開

        門背后,是誰?

         

        風起兮

        熱鬧總是節日,商場

        樹葉也瑟瑟響

         

        風起兮

        心事隨槐樹葉落空

        怎么想就做什么

         

        風起兮

        風自由,呼呼呼

        心智也是心智的牢房

         

        風起兮

        呼呼呼,掀翻天

        落下來,成土地

         

        風起兮

        風起于無風

        土地等著結果

         

        風起兮

        這句話像老煙槍

        剎那,風繞過了城墻

         

        風起兮

        顫抖著,出租車

        在路上,凍得,直晃

         

        風起兮

        黃山白霧十天

        離開,風被風吹散

         

        風起兮

        想說又不想說

        下江南,下江南

         

         

        九月九

         

        你想唱歌—

        那就唱吧

         

        不管在哪兒唱

        心都聽得見

         

        不管你唱什么

        心都聽得懂

         

        唱出歡喜來

        唱出恐懼來

         

        詩神愛聽的—

        女神也愛聽

         

        唱出愛來

        唱出恨來

         

        愛來自心

        恨又來自愛

         

        想唱就唱吧

        想哭就哭

         

        唱的是心

        哭的也是心

         

        你的嗓子啞了

        那你得歇一歇

         

        你坐下來

        夢也坐下來

         

        秋風一吹

        幻覺就好了

         

        老天心疼你—

        哪兒也不去

         

         

        流水

         

        流水一生,

        何其艱辛。

         

        遇到凹處,

        就躲起來。

         

        日日枯瘦,

        直到干涸。

         

        絕望總是

        連著心碎。

         

         

        在阿爾

         

        鐘聲,不知怎么就傳進我

        耳穴,把我早晨的心喚醒。

        來不及睜開眼睛,我聚精會神

        聽。我的身體也緩緩地醒來—

        夢領著它又參觀了什么地方?

        我動了動腳趾,它們說不記得。

        現在鐘聲更響了,我居住的

        小閣樓,仿佛也嗡嗡作響。

        那是我的腦袋在回應嗎?

        古老的橫梁,裂縫也像耳朵。

        我想,整個古城都聽見了!

        包括公園里梵高的半身石像。

        天色,陽光,混響的鐘聲,

        讓星期六只好懶洋洋。

        想象一下,教堂的鐘聲,

        幾千年來誰還需要翻譯?

        傳進耳穴,心已聽見。

         

         

        我和我

         

        我不是只有一個嗎

        我是我的我

        不會是你的我

        不可能是你的我

        但你確實也有一個我

        那是你的我

        當我們說話時

        我是我的我

        你是你的我

         

        我幾乎是我

        我好像是我

        我仿佛是我

        我恍惚是我

        我差不多是我

        但我仍然不是我

        否則就不會我想哭

        另一個我卻哭不出來

        而我不想笑

        另一個我卻哈哈大笑

        我趕緊去捂他的嘴

        捂住的卻是我的嘴

         

        我在這兒

        另一個我卻在那兒

        一個在街這邊

        一個在街那邊

        喂往這邊來我在這兒

        那個我于是向我走來

        我認得出我來嗎

        有一次我稍一猶豫

        那個我就從我身邊過去了

        還回過頭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啊我呀我呢我嘛

        我天天以我的名義做事

        起床刷牙吃飯工作睡覺

        我嘛我呢我呀我啊

        我該拿自己怎么辦呢

        我這是問我

        我卻回答不了我

        就像我在做夢

        我做的是我的夢

        這個我明明躺在床上

        那個我卻在夢里奔跑

        在夢里我比我自由

        就像我說話時

        另一個我默不作聲

        甚至看著我禍從口出

         

        沒準還有第三個我

        他沒有名字沒有形貌

        但他跟著我看著我

        有點像太陽又有點像月亮

         

         

        只有風知道風往哪個方向吹

         

        只有風知道

        風往哪個方向吹

        只有風知道

        你我她都不知道

        我們怎么可能知道呢

        我們只有聽只有聽

        聽著聽著眼淚就滾出來

        就像青楊樹最后撒了手

        樹葉們紛紛落下來

        在生命中這是第幾個秋天

        我已經不去數它

        數它有什么用呢

        在早晨這是我第幾次用心聽

        呼呼呼的風仿佛在撕

        天空這塊虛有其形的布

        我已經不去數它

        數它有什么用呢

        我整個心都被風卷著

        風就這樣從心尖兒上

        把眼淚吹落下來

        在風的漩渦中央

        一定有一顆更寂靜的苦心

        風會管自己往哪個方向吹嗎

        風只是飛飛飛

        虛空的天被它當作海螺吹

        風只是飛飛飛

        它要知道方向干什么呢

        什么方向都是它的

        它無所謂地吹向東南西北

        它無所謂東南西北

        整個天空都是它的

        它當然撕不碎天空這塊布

        風聲是它把自己撕碎的聲音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