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2017工作簡況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春節賀詞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8年新年賀信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第五屆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獲獎作者及篇目公告 ▪ 關于對“魅力永定河,詩意門頭溝”全國詩歌 ▪ 給全體會員的一封信 ▪ 第五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 《百人百首: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選》征稿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羅廣才記游詩二十首
        時間:2017-3-28 點擊:

         

         

         

        羅廣才(1969— ,祖籍河北衡水,《天津詩人》詩刊總編輯。作品被收入《中國新詩300首(1917—2012)》,《中國詩歌精選300首》《讀者》《書摘》等270余種選本和文摘報刊。詩歌《為父親燒紙》在中國民間廣為流傳。被評為“2009——2010年度天津市社會科學界學會先進工作者、獲得《西北軍事文學》文學期刊的“2011年度詩人獎、中國當代詩歌獎(2011—2012)貢獻獎。著有詩集《詩戀》、散文集《難說再見》、詩文集《羅廣才詩存》等多部。

        —————————————————————————————————————————————————————————————————————————————————

        “記游詩是羅廣才用來廓清與世界關系的一種媒介。他在反復的吟唱中比對,尋找著物與物,物與我,我與人的共通和不同之處,也在尋找此生此在的證明。我答應過的事,就一筆勾銷了吧,與其說是被茫茫風景擊蕩出的一種極簡的生活原則,倒不如說是在鋪天蓋地的自由中,選擇為我們內心的熱愛鼓掌,這是一種相互的成全。”

        ——楊章池(詩人、《荊州日報》副總編輯)

         

        日出殺虎口

         

        西行,就像取經

        我來到這里是來上稅的

        遲到了三百年啊,我的殺虎口

        避開生活的土瘦溝深

        我來尋一份清凈

        這正是苦痛的全部意義

         

        那時的男人的行囊裝著女人們的血淚

        那時的天空已經開始謝頂

        磨刀聲聲高筑的烽臺

        走西口

        走出天邊的那一抹藍

         

        為了能在春天抵達草原,

        哪一年的秋天都廣大無邊,

        哪一次的別離都沒有走出西口

        還記得朱紅的油漆是后來抹上去的

        多少可歌可泣的愛情啊

        是誰的斑斑銹跡 

        春去可秋回,也有回不來的

        高亢悲愴、凄婉蒼涼

        歲月的累累白骨,哪個是胸掛信物的情郎 

        一曲黃河,萬盞河燈

        命運的麻紙不沉底是濕不透的

        像墩厚踏實的黃土塬

         

        低低的門檐,六十年前的少年

        從柴草堆經過的羊群中的吆喝聲里

        感嘆流年

        哦,我就是這秋天里的雁行客

        在生命的河床上清理淤泥

        卻不時地陷下去,敞石坡上的印痕

        是對命運的一次又一次的跺腳

        留下來的,通順橋邊那最初的夢

        還在躊躇,飄在異鄉

         

        創作于20091031

         

         

        從右玉出發

         

        對著一座城市說 

        就允許披著風沙,蒼茫成生活

        渴望飛翔,追求清澈,需求安穩,

        就像生活需要生兒育女終老一生

        就像半碗水一頭羊,只放鹽和綠的蔥

        將日子慢慢地燃燒

        慢慢地蒸煮,慢慢地飄香

         

        天蒼蒼野茫茫,終成塞上江南的眸中餐

        博大啊,創造奇跡的人們

        聽得懂風沙的語言

        讓一座城跳躍

        那里的血和淚都是綠色的,在我作為游客之前

         

        創作于20091031

         

         

        讀朔州

         

        史前是一尾受傷的魚嗎?汪洋裹身

        無意漂泊,讓冷冷的水溫暖傷口

        暖些再暖些,只有六秒的記憶

        足夠挺過這一生。這一生的浩淼

        在桑干源頭發芽了,茂盛著鐵騎煙火

        代代有故事,有悲歡離合經過每一個人的生活

        年年有悲歌,有酸甜苦辣流淌在每一個人的心河

        習慣將苦難封殺在歷史的卷宗里

        累累墓冢棟棟廟宇,你的前世是一尾病愈的魚

        游來了

         

        四舍五入后的歷史,古老而青春

        煤,也是歷史的黑客,為一座城守望前世今生

        今生是要發熱的;

        電,也是歷史的琥珀,為一座城的夢想先知先覺

        今世是要發光的;

        瓷,也是歷史的石頭,為一座城打造精神的硬骨頭

        今世是要流光溢彩的。

         

        贊美一座城,朔州這樣的城

        是需要沉默的,像挖煤后的植樹

        像這樣的秋天,我們收獲后的這份平靜

         

        創作于20091031

         

         

        旅行者

         

        此刻的時光,是一列看得見摸得著的慢車

        落寞被穿越,荒涼被穿越,甚至

        無尚榮光的太行山大峽谷

        面對一株消瘦的紅杉樹充滿柔情

        真想多采擷啊,紅豆散落在懸崖下

        隱約的一簇簇的紅,灼熱北國的這份相思

         

        此刻的歲月,是一輛隨時可拎起來的單車

        遇到舍身忘死的愛

        我同樣會奮不顧身

        而這燈紅酒綠的城,我就不看了,

        這里一樣也有羸弱和顫抖的心靈

        而這眼花繚亂的風景,我也不看了,

        濃妝艷抹的文明多么的粗魯

         

        此刻的旅行,是一把隨時生銹的鑰匙

        在杯觥交錯的日子里黯然無光

        感嘆在友情包圍的幸福指數中

        還有神傷,還有隱痛

        遠方以遠,不如家中之家?

        總有一個瞬間會打開房門吧

        當疲憊不堪成為一種力量

         

        撫平疤痕、我走過的溝溝坎坎,

        還需要多久?

        在遺忘的巷口

        將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熱愛

        重新找回

         

        那就是我最后的廟宇

        我愿意從此停留

        修行余生

         

        創作于2011317日凌晨

         

         

        有故鄉的梨花

                      
        一場春雪像在雪白的墻上
        又刷了一層漿
        在房間里是溫馨的
        在芬芳的梨樹林
        是滿故鄉的憂傷


        白云下的梨花依舊素雅
        四月白得像一塊白手帕
        一瓣瓣散落
        一瓣瓣飄香
        是滿故鄉的驚慌

         

        一畝百畝千畝
        一里十里百里
        走到哪都能邂逅
        一個個羞澀的微笑
        是滿故鄉的陽光

         

        在梨木臺

        看到一朵梨花是緣
        看到一樹梨花是情
        看到一樹樹梨花是一場相遇
        是滿故鄉的酒香

         

        多年以后的我被燃燒之后
        不再有任何顏色
        多年以后的梨花依舊在樹上
        靜靜地綻放
        梨花的肉身不敗
        是故鄉一如既往的蒼茫

         

        創作于2013430日凌晨



        活在山水間

           ——寫在梨木臺

         

        中年以后,

        可以活在山水間

        計較什么?在乎什么?

        得意什么?失落什么?

        都抵不上巖石的一個剖面

        裂痕甚至一株無名的水草

        (它們是屬于自己的

        幾億年或者一秋、一季

        都是屬于自己的)。

         

        這么多年我始終看不清:

        是苦難緊拉著我萎縮的右手臂

        還是我相守著苦難的怪脾氣

        在梨木臺,縮小幾億倍的我們

        高不了樹,也低不了草

         

        作一團水浪花

        在潺潺的水聲中

        流過自己的自由

        冰冷甚至蜿蜒著

        以不停歇的聲響

        告訴你們:我從不寂寞

        也如這斷崖

        震蕩、滑坡或者劫難都是上億年

        像斷崖石下的一尾鰍魚

        深入凈水的底層

         

        或垂直上升到水面

        呼吸山水給予的自由

        獨來獨往

         

        在我們剩下的日子里

        活著就徹底出兩個字:成全

        我要成全自己:

        如果真有來世

        化為一株水草吧

        在時光這盤散沙里

        抖落所有的渺小、脆弱甚至無知

        做一季的自己

        轉山轉水

        讓一塊石頭刻骨銘心

        和自己血肉相依

         

        創作于2013715

         

         

        我路過的江南

                     

        風光總如畫,

        我是畫中人

        不知哪個是最疲憊的?

         

        我路過的江南

        沒有我的子子孫孫

        卻有我不勝嬌羞的萬千紅顏

         

        失落,是因為誘惑太多

        在一條都以為自己聰明的街道上,

        傻,是夜晚的燈盞

         

        青春未央,歲月無恙

        繁華落盡

        世界還是一盞燈的光亮

         

        創作于2013112

        修訂于2014515

         

         

        六月,我們一起到草原

              

        我們一步步向草原走來

        草原也一點點將天空抬高

         

        一切都是新鮮的。

        像一次救援

        如澄的藍天。碧澈的綠水。星星點點的花草

        簡單的,像滿滿的童年

        滿滿的童話  

            

        柔美中的藍天、白云、牛羊

        只有一條溝的峽谷。
        美,總是個體的。

        草原也是帶傷的一種流浪。

        像我們這群旅人,

        車陷中途,

        “醉”在草原的光影里。


        一匹馬駒焦躁不安地奔跑嘶鳴

        它在找媽媽。
        牧民說:“馬呆百天有恩,人呆百天有仇”。

         

        六月,我們一起到草原

        男人自豪飲,女人會擠淚。

        酒和淚的兩個世界,

        隔離且融和

        我們,將羊群轟到天上去,奔跑;
        我們,將白云趕回草原上,吃草。

         

        創作于201473

        定稿于20141122

         

         

        抵達安吉

         

        我就是一枚石子

        天下盡是我的江河

        隨我而動而層層波瀾泛起

        都是時間的口水

        都是殘存的傷痕。

        時間之河的波光里

        強氣流顛簸著

        那么輕的人間

         

        此刻的安吉

        多像一個個微信群

        一點開

        跳出“七山一水二分田”

        舞動水袖輕衫

        窗體頂端

        窗體底端

        加為好友

        有故事的“安且吉兮”

        盡顯淡粉琉璃

         

        越位的交錯和更迭

        角落的陽光和雨露不可挽留

        活多久能活出一杯在手

        透明的水和茶芽能大愛一場?

        走多遠能得“一竹橫檐掛凈巾”

        竹海濤聲中偏愛一滴露水的情竇初開

         

        抵達安吉抵達古樹參天的心事里

        靈峰寺如幻的誦經聲有我的“悲欣交集”

         

        201631723:58于沽上一番街寓所初稿

         

         

        好久沒有忘記了

                  

        四月,是一支竹篙撐起的綠水青山?

        此刻,炊煙和硝煙遠遁

        就像細長的竹竿隱于水中的鐵箍

         

        終有一場保衛戰是逆水行舟

        是潛水河道好久沒有忘記了的近岸航行

        像篙頭的延年像我未曾殘疾的肉身

         

        山水茶韻是不是死亡的勝利者?

        我是。在清風的故鄉

        我在和青山比成長,和綠水論童年

         

        就像我身邊這位嬌好的姑娘

        她遙遠的的中年路過我此刻的青春

        謝謝了,讓我在暮春時節能穿上半袖衫的安吉的春天。

         

        20164151847于天津一番街寓所

         

         

        秋天的頌辭

            

        秋日的陽光碎片

        是讀線裝書一路走來的

        泛黃的清風與月光和我一起抵達

        句號形的黃河第一彎

         

        這么多年,我們虧欠生活,虧欠九曲黃河

        多少回眺望

         

        總有一種方式讓生活濃郁起來

        比如和傘頭秧歌的邂逅

        總有一把花傘

        這即興的演唱多像黃河即興地流淌

         

        被陽光曬焦的淚水鋪滿大地

        山棗,最后的諾言是撫養掙扎的新芽

        枯水,是野蠻的脂液,彎曲的黑

        很多人的際遇像你遼闊的河床

        迂回低飛,長夜下沉

        鐮刀伐倒擱淺的皺紋

        經得起風雨來襲

        卻經不起大地輕輕地喘息

        那是釘子一樣夯裂出的裂痕

         

        一出生就已是風燭殘年

        如舊傘般的殘荷,

        挾裹寧靜,有著凄涼的美

         

        不系之舟已遠,遠在歷史深處
        蜿蜒延伸,讓時間停滯

        我們還停泊在當下,被風吹雨打。
        還好,還有秧歌在扭歌聲在飄

        靈動、悠遠、深沉、厚重

        覆蓋著這陳年的憂傷

         

        201642615:10于津沈高速公路返津途中初稿

         

         

        寫在飲冰室

        院里的樹在,鳥在,時代的盲腸被割除后的
        縫痕還在
        室內的氣息在,書香在,憂國憂民后的
        嘆息還在
        家書在,溫柔在,流水的
        親昵還在

        一枚落葉一飛沖天或者
        落葉痛失它的主人
        綠過之后地飄泊
        泥土或者海洋
        有生長中的腐爛及波瀾

        喜歡曬月光的你
        讓更多蒙蔽著生活之塵和時代之霾的少年
        睡去又醒來


        還有多少時光迷失在院落
        還有多少束手無策在吶喊中沉默
        潮濕的年代已遠
        手寫的詞語復活:曾流失多年......

        初稿于201653111:25于天津開往章丘的高鐵上

         

         

        我答應過的事,就在尼勒克一筆勾銷了吧

        搖晃的草兒像動蕩的半生
        忽左忽右的被風吹著
        倒敘的生長
        等待或祈禱,牽掛或夢繞
        都不過是搖曳的一種
         
        沒有誰是完整的,尼勒克是。
        沒有一種空曠是不被割斷的,尼勒克是。
        沒有一種距離可以穿越,尼勒克是。
        總有一種遼闊連接天地
        總有一次相遇遠離黑暗、悲涼和泥潭
        總有一種傾心一瀉千里
        這就是你的尼勒克
        有鋪天蓋地的自由
         
        雷電可轟鳴,浩淼可密集,花期可持續
        有多少血洗就會有多少花開?
        有多少廝殺就會有落葉滿山坡?
        在尼勒克,熱血漸冷
        在尼勒克,暗流靜止
        沒有什么波譎云詭
        只有我眼中的尼勒克
        濕漉漉的裹著我
        遠離那些趟過之后才知深淺的河流

        痛是百廢待興的,疼能疼出最美的風景
        轉場的馬群、羊群、牛群
        尼勒克,是一條找家的路

        除了答應給母親和女兒的大把時間
        我答應過的事,就在尼勒克一筆勾銷了吧
        就在這里
        陷入萬劫不復的擁有里——嬰兒一般。

        2016.6.25初稿于新疆尼勒克唐布拉草原風景區

         

         

        在唐布拉

        唐布拉像扯不斷的夢想
        不負愿景時刻萌芽
        綠色蔓延山谷,抬望眼
        藍天是白云打開的一扇窗口

        還是有遙不可及的攀登是屬于我的
        彎而陡峭的小華山讓我矮在原地
        中年以前的所有的傷口全被打開
        繞道而行又在瞬間全部愈合

        開心在經驗的狡猾里,
        失落也在山頂的歡呼聲中撞痛
        如生命中過往的患得患失
        沒有什么疲憊不堪會和快意插肩而過
        也沒有什么距離會被停留縮短

        沒有哪一根草是多余的
        沒有哪頭牛、羊會忘記奔跑
        多像唐布拉喜歡加班加點的陽光
        不停地烘干旅途中曾被潮濕過的我們

        2016.6.26初稿于新疆尼勒克唐布拉草原風景區



        在唐布拉草原,我不會是過客

        和到過的許多地方一樣,來了就會離開
        甚至到過都不曾記得,比如
        朋友說我曾路過此處
        唐布拉,雖然我當初沒有記牢你的名姓
        我不是“蒼白而飄忽的影子”
        其實我始終將自己當作一根草
        是來草原尋根的。

        曠原起伏,遠山翻越
        作為從不向生活妥協的游客
        無論是枯黃還是青蔥,
        都有眷戀和神往
        不僅僅是遼闊的永生或是短命的輝煌
        總之草原還沒有停下來,我們還沒有停下來
        草原在走著,她的臣民:牧人、羊群、牛群、馬群和河流
        乃至日月星辰在走著
        作為背景,不可忽略也可模糊的
        都在跋涉中瘋長

        一匹馬駒離群尋找媽媽
        遠處的瀑布在它眼里只是山溝里的一道水
        它安靜下來時媽媽嘴里的一根草
        像美麗的姑娘
        就像此刻的我
        剛剛悄悄的囑托朋友們
        為曾經給我帶來災難的人
        默默的去拉拉選票。
        在沒有離開草原之前
        我還是喜歡成全:以德報怨。
        草原是最誕生柔情的地方
         
        一棵棵草連接另一棵棵草就會連成波浪
        壯美、遼闊、蕩氣回腸
        一個個人連接另一個個人呢?
        我能想到的只得讓我沉默
        我只想說我的命運
        遠不如一棵草的命運來得更純粹。
        在唐布拉草原,我懷揣著不能放棄的固執
        保持著熱情也保持著敬畏
        草原賜予我的我將回饋——
        深藏不露的生長、隨時隨地的感動
        和草兒們一起在風中
        為我們心中的熱愛——鼓掌

        2016.6.2618:18初稿于新疆尼勒克唐布拉草原風景區五洋.阿克塔斯度假村

         

         

        在白云的故里

        西寧通往德令哈的路上
        藍天是白云打開的一扇扇窗口

        如此久違白云的故里
        托起太多草原的憂傷

        羊群是云朵撒下的一粒粒芝麻鹽
        云朵是藍天披上的一層層羊毛衫

        比起漂泊的云朵,
        我的生活還是比較堅實

        比起被包裹的藍天
        我還是擁有自由的

        比起悠閑的羊群,我從來就和它們一樣
        不缺少一只狼的窺視

        201672417:20初稿于西寧開往德令哈的大巴上

         

         

        許多的人

        七月來德令哈已經太晚
        晚得來不及捕捉青稞和雨夜的蛛絲馬跡

        在黑石山水庫我就成為一滴水抵抗沙漠
        在褡褳湖我想成為一尾魚等待煎烹
        德令哈是鹵蟲“金色的世界",不是我的。
        德令哈是一位詩人的愛情飄帶,不是我的。
        唱慣了“國際歌”的人,失聲在德令哈
        讓我多少感到一絲絲恐慌。

        恐慌是我的,不是許多人
        熟悉了地下室失去血色的喘息
        比哈其切布切溝淺,比托素湖水深
        那空曠的草葉和花冠
        浪花飛濺的草原真的拍岸有聲

        許多的人
        都有不能說出的秘密
        都有無法彌補的遺憾
        都有永遠不能釋懷的愛
        都有抵達不到的遠方

        許多的人,像重如泰山的鴻毛
        許多的人,和我一樣家中的床空著一半
        許多的人,和我貌合神離卻又同病相憐
        青春期的女兒總是要怨恨一個人
        中年后的我總是莫名熱愛更多的
        路過的小城和寫詩的許多人


        201672510:20初稿于青海德令哈海子詩歌陳列館

         

         

        科爾沁:我一切安好像這草原
           

        草原是大地的風度
        識得清牛羊的傾述,容得下人心的云走鳥飛
        虛空虬勁脊梁被輕描淡寫
        在中年此起彼伏的回望中倉皇薄暮

        在科爾沁多想做一名弓箭手
        一只箭矢不帶戰意,不去殺生
        只愿縱馬馳騁讓碧野漫千里讓落日有余暉
        讓牛羊成群山水輝映
        讓草原與大漠在百轉千回中皎潔如初

        泉河是原始的,植被是原始的,天空是原始的,
        所有的放開是所有的屏蔽
        從草原獲得的迷失在都市
        冷漠熱情和廣闊無邊里 
        固若金湯的飛舞細小的幸福

        科爾沁,我一切安好像這草原
        像它的負重像我的忍辱
        像它的草兒不黃像我的燈盞未熄
        一如草原的奔騰和我黯淡的匍匐。

        201681816:51初稿于通遼科爾沁草原扎魯特旗扎魯特山地草原旅游區


        寫在科爾沁草原

        飛鳥盤旋在草地卷走安寧
        群山固守云朵隱退
        成片成片的草原綠出花兒的渦旋
        開滿鮮花的草原,滿懷理想的人
        都是一種退化在潛伏

        從相信狼毒花開能毀滅草原開始
        我再一次為曾經的追求感到羞愧

        如果那只巴西龜不圈養在魚缸里
        那我永遠不會在記憶中經常出現
        浮在水面嘴角留黑血的它

        熟悉草原之后
        我從來不和朋友們提到往事
        因為我知道清晨里的每一根草都是濕漉漉的
        掛滿露珠
        不去觸摸一個人心靈深處的露水
        和不向草原深處走去一樣
        都會是很新鮮的

        201681906:26初稿于通遼科爾沁草原扎魯特旗扎魯特山地草原旅游區



        在義烏追憶過往最相宜

        烏傷漸遠,我是來自盆地東部以北的平原
        一個慌張的少年,朦朧睡眼集散出
        前綴的膽量和背書的繁華

        正如兩歲半的女童看到憨態的寵物狗
        脫口而出的話語:
        這么可愛的狗狗它會說話吧

        我的生活中沒有細節
        我的婚姻里只剩下沉默
        我所追求的在稻草里提煉草籽的火簾

        半生的修煉終成為一個俗人
        盡情的指點江山
        才能笑傲江湖

        依靠心靈而偉大的人
        不求對抗,在碎片中編織著蝴蝶飛的人
        只是將獵物畫在墻上的先鋒時刻
        愛,就是幾分鐘的事

        在義烏追憶過往最相宜
        只要是河流似曾相識
        淤泥就是最軟的產床

         

        20161119 日于沽上一番街寓所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