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2017工作簡況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春節賀詞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8年新年賀信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第五屆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獲獎作者及篇目公告 ▪ 關于對“魅力永定河,詩意門頭溝”全國詩歌 ▪ 給全體會員的一封信 ▪ 第五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 《百人百首: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選》征稿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扶桑的詩
        時間:2017-1-11 點擊:

         

         軟弱

         

         人之中我愛那軟弱的

        他們的心佝僂著

        一個被救的希望,像攥緊一塊

        灰塵很厚的舊布

        我的痛楚認出——這些族人

         

        那些闊步而來昂首而去的

        離我很遠——

        他們是懸的高高的發光體

        不需要我的手

        這微小、可疑的溫暖

         

        2011.2.1

         

         

         為淚塑像

         

        如果可能,淚水啊,我要為你塑尊像

        不是用冷冰冰的昂貴大理石

        而是溫厚簡樸的木質

        我要把你做成一柄小小的槳的形狀

        掛在那些無可安慰者的脖子上,緊貼

        他們一息尚存的胸膛——

        你的撫摸有著神奇的力量。

        由于你的陪伴,他們渡過了重重驚險的海洋

        在一個有霧的冬天清晨

        疲乏而平安地踏在堅實的陸地上

         

        2008.12.11

         

         

         灰塵筑巢的地方

         

         灰塵

        也選擇人家

        象禿鷲

        它不會隨隨便便落下

         

        總在

        打盹的灰塵

        比禿鷲更早看到

        厭世者內在的死亡——

         

        2007.10.18

         

         

         變色

         

        我傷心于那在時間中變色的

        不只是我頭發和樹葉的顏色

        我的傷心本身也變了顏色

        從前它是鮮紅的,現在透明無色

         

        2015.8.18

         

         

         微風

         

        一定有些什么

        我已淡忘

        當布谷鳥的低泣隱隱

        響起,在我依然敏感的耳朵里

        我不過

        停下手中的抹布,失神了片刻——

         

        呵,一定有些什么

        我從未曾離棄。當我懨懨

        萎去……

        而今也在我漸漸舒展的心里,時常

        恍如窗玻璃上剪剪的竹影

        一陣陣輕晃

         

        2006.6.21

         

         

         看我怎樣佩戴渾身傷口

         

        我渴望戀愛

        但又無人可以相愛

        我喜歡崇拜男人

        又沒有男人能讓我崇拜

         

        (啊生活不在這里。生活在別處

        ——
那看不見的事物、想象之物

        我的靈魂凝望

        遠方的事物……)

         

        真糟糕!我的青春就這樣,坐在角落里

        幻想著——頭發漸白

        真糟糕!我的孤獨就這樣,拒絕著

        像一頭野獸——無人可以擁抱

         

        出來,躲在暗處的眼睛

        (再沒有什么比你們,更充滿熱情)

        看我怎樣佩戴渾身傷口

        仿佛穿著一件名貴的、亮光閃閃的夜禮服

        來到你們中間,和你們一起跳舞

         

        1999.11.24

         

         

         霧里

         

        你已經忘記霧里了嗎

        你曾進入過霧里嗎

        你曾是霧里的居民

        在霧里相遇,霧里分離嗎

         

        回頭時

        你已望不見霧里

        你自己已是一小片行走的霧

         

        霧里在哪

        ——旅游地圖里找不到它。

        你懷念霧里嗎

        霧里

        有什么,它符合

        你的期冀、你有過芳香的記憶嗎

        那記憶,會不會

        已是傾圮破敗的舊宅第,雕過花的廊柱間

        野兔和野草悄悄安家

         

        無數道山巒把霧里和世界

        隔開,一條河把你和霧里

        隔開

        沒有道路通向那

        很久之前你就出發了,尋找

        一座橋,一艘船

         

        你已人到中年——

         

        2014421

         

        注:霧里是云南一個偏僻的小山村的名字。

         

         

         我保護你的肖像

         

        我保護你的肖像

        它碎了

        不止一次

        再碎一次又有何妨

        你看不到我的手指

        被碎玻璃扎傷

        你以為我的手,在某些冬天的夜晚

        可以劈柴那樣燃燒

         

        你曾是我的愛人

        你曾是我的兇手

        你舉著白色的玫瑰

        靠近時,所有花莖

        瞬時軟垂,所有花瓣

        崩潰四散,每一片花瓣都是雪、雪、雪

        飛雪四濺

         

        這不是你預期的

        這也不是我預期的

        我們驚惶地互看

        我們又失措地別開眼

        這是你的過錯

        這也是我的過錯

        這過錯無言的責備,象傷心的媽媽

         

        我練就了一門手藝

        縫補破洞,鋦補瓷器

        把裂痕化作時間

        細長、柔和的皺紋——

        它可以是愁出的皺紋

        也可以是笑出的皺紋

        除了皺紋的主人,誰能分得清呢

         

        我用手指的冰涼

        撿拾暖色的碎片

        在一堆五光十色的碎片中

        不須尋找,準確地取出它們

        準確地拼接

        我捂著這微溫

        這快要死去的鳥兒的柔弱心跳

         

        這不是你的過錯

        這也不是我的過錯

        這是你的命運在鑄造你

        這也是我的命運在保護我

        我不是在保護你的肖像

        我是在保護我十五歲

        就開始學習辨識的愛,我對這個世界的想象

        我是在保護我,為它所受的罪——

        它們同樣尊貴。

         

        2014421

         

         

          墨西哥人慶賀死亡節

         

        我從不如此慶賀死亡。

        這些人,在南美洲的陽光下

        這些深棕色皮膚的人

        有足夠的活力、強健的體魄和心靈

        把死亡作為一個節日來狂歡

        他們的臉戴著骷髏的面具,手持

        雪白的頭骨。那些微笑的頭骨披金帶銀

        被妝飾——

         

        我不能如此慶賀死亡。

        我,另一體質的人

        死亡,在我心里——

        它是我的秘密,我暗戀的情侶

        每個傍晚使我萎謝、使我窒息

        我就靠它

        把燈芯般縮短的耐心一寸寸延長

         

        2003.1.8

         

          

         我的生命

         

        啊,更響

        更緊了!歲月的鏗鏘。一再

        提速的鐵軌

         

        你不再年輕——白發

        在鏡中閃耀。這冷下來的

        灰,并不意味著懂得更多

         

        生命像一節孤零零被遺棄的車廂,停在

        某個久已廢用的小站

        帶著它全部的空洞,在每一扇窗前張望

         

        2011.2.2

         

         

         空杯

         

        我沒有什么可給你的

        我手掌的溫度

        你早已全部拿走

         

        可是還不夠——

        你積攢的冰塊,足夠建一幢房屋

        住在里面像國王一樣

         

        砍下我的手也沒用

        杯子空了。多么不情愿地——

        這你未注入的,空了

         

        2011.2.2

         

         

         冬天溫暖的一瞥

         

         這足夠溫暖我了

        石灰色的冬天——

         

        隔著銹跡斑斑的鐵柵

        你看, 那矮小的灌木叢里

        野貓正臥在落葉

        溫柔的金褐色上休息

         

        沒有雪的拜訪。

        臘梅在干枝上開花

        它決意一路開下去

         

        2011.2.2

         

         

         修表記

         

         1.

        壞了機芯的鐘表

        指針停在一個神秘的時刻

        就在這個時刻,象一匹羸弱的老馬

        它,把生命放棄了——

         

        我不去看,那是幾點幾分。

         

        指針停在它

        死亡的一刻。——它恐懼過嗎?

        呼救過嗎?哭過嗎?

        還是,等待這一刻已經太久?

        ——“終于到站了,現在可以回家了”

        我的時間

        死了

        我不去看,那是幾點幾分。

         

         2.

        房間里重又響起

        走馬似的

        漏水聲。時間的

        非人性的、無限精確的水滴

        (我嘗到了里面

        無動于衷的

        雪——)

         

        我還有多少水,可以

        一滴一滴

        漏去?

        ——我在漸漸的干涸中

        ......

         

        母親,我要回你的子宮去

        讓我重新孕育

         

        2003.12.28

         

         

        我還未完成我的雪

         

        誰用你的臉,微笑

        向我?

         

        在夜里

        我們的手輕輕觸到了一起,月白色的

        樹枝

        啊,在夜里

         

        花園里的門

        是敞開的

        我看到了,我一直看著

        但我還未能獲準——

         

        也許,我在此地的耽留還要

        很多年

        還要等,那幾筆

        最后的重彩  

         

        我才能完成我的雪。

         

        20031216

         

         

        旅行

         

         1.

        如同一封沒有收信人的信

        我把自己投遞給遠方

        夜幕、晨曦、田野、山崗

        微微磨損的信封一角,貼著

        半個月亮——

         

        2.

        世人的諸多身份中

        唯有這兩個,依然能讓我激動

        ——戀人,和旅行者。

        而旅行,就是與山水戀愛

         

        3.

        我不是在旅行

        我想見識世界、見識美

        見識它的萬千種形態和

        我散落在那里的心

         

        4.

        旅行開始于啟程之前

        有如回信于收讀之際

        我帶盡量少的行李和

        一本薄薄的詩集,盡量去往

        遙遠、陌生的地方——

         

        2011.9.7

         

         

        這一個春天

         

         

        我歌詠過的桃樹已被砍去

        不再能告訴我春天的消息

        我一直懨懨地睡著,仿佛已在

        等待的厭倦中泯滅了......

        但今天早晨,我終于聽到布谷鳥的叫聲

        整整一天,它沒有停

        雖然,吹過面頰的風還依然有些冷  

         

        1999.3.25

         

         

        空貝殼之夜

         

        我的肉體已走到凋零的邊緣

        我將離男人的愛慕更遠。漸漸

        抵達人生的荒漠地帶

        更浩瀚而更無言——

         

        比之我年輕時那些空曠、潔凈的夜晚

        (我獨自蜷在空貝殼中,聽海)

        我更渴望一個真實肉體的溫暖

        人世的溫度

        啊,我抱著他

        這大海的波瀾之中的一截浮木

         

        2011.12.2

         

         

         

        順從

         

        命運的鞭子,我順從你

        像那些吃草的羊

        順從牧人的鞭子

        草,順從季節的鞭子

         

        我順從,全無反抗——

         

        (順從,有時是最大的蔑視)

         

        2011.12.2

         

         

         無花果樹這樣分配它的果實

         

        這棵無花果樹是自己長的

        它的花我從沒有見過

        夏天我吃它的果子

        我摘低處的果子。高處的留給鳥兒們

        掉到草地上的就不必撿了

        那是螞蟻和老鼠的食物

         

        2015.9.16

         

         

         書信的命運 

         

        書信有書信的命運。如同 

        寫信人,有自己的命運—— 

         

        有的信被棄置,被漫不經心的腳踩進泥土 

        有的信半途流落 

        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 

        有的信被一遍遍默誦用紅絲帶包扎像護身符 

        貼胸珍存 

        有的信被焚化,在吞咽的火舌中隨同 

        那哀悼的手一起顫抖 

        有的信像分離的骨肉 

        渴望重回主人懷中 

        還有的信,永遠、永遠 ,像隱秘的痛苦 

        不付郵 

         

        1999.7.

         

         

        ———————————————————————————————————————

        扶桑,197010月生。主治醫師。

        獲《人民文學》新浪潮詩歌獎、《詩歌報月刊》全國愛情詩大獎賽一等獎、"三月三"詩會獎、滇池文學獎、《大河》主編獎,入圍2010年華語傳媒大獎年度詩人提名。部分詩歌被翻譯成英文、德文、日文、韓文等國文字。著有詩集《愛情詩篇》、《扶桑詩選》。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