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2017工作簡況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春節賀詞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8年新年賀信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第五屆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獲獎作者及篇目公告 ▪ 關于對“魅力永定河,詩意門頭溝”全國詩歌 ▪ 給全體會員的一封信 ▪ 第五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 《百人百首: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選》征稿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西渡的詩
        時間:2017-1-11 點擊:

           

        文昌石頭公園

         

        大海,在我的呼吸之上再加一口氣,

        大海,在我的淚水之中再加一粒鹽。

        大海,涌向天邊的波瀾,化作血液

        在我的身體內沸騰,滾動,永不消失。

         

        大海,你骯臟的苔蘚爬滿我去年的臉;

        人間失落的信仰,刻滿我全身的咒語。

        大海,你烈日的寂靜鞭打我的靈魂:

        再見,野蠻的天空;再見,漫長的時日。

         

        2016/8/12

         

         

        ●  淇水灣之夜

         

        七個人在天臺上喝啤酒,后來又來了七個

        天上的星星在薄霧中談話,彼此交換著光

        午夜過后來了第二陣雨,星星們領先退場

        先來的七個和后來的七個繼續喝著啤酒

         

        海風吹著,他們談話,有時候不談話,

        讓沉默占領淇水灣越來越洪荒的空間

        偶爾有崩落的詞語斜飛,在海水里熄滅

        “好大的流星雨”,某處的天空有人驚嘆

                              

        2016/8/14

         

         

        ●  從銅鼓嶺遠眺大海

         

        海鷗騎著白色的書本會見大海

        它的筆記停留在一連串的驚嘆

        從銅鼓嶺遠眺晦澀的博大辭典

        以宇宙藍為天頭,以宇宙不藍

         

        為地腳。古老的月影鍛造大海淵深

        熱帶的愛情之夜搖撼水晶的宮殿

        當黎明的拖拉機犁過漂浮的土地

        游向大海的長發青年難掩酒色的心

         

        2016/8/14

         

         

        ●  鷗鳥的鳴叫永不疲倦

         

        鷗鳥的鳴叫,永不疲倦的波光

        刪盡你一生中所有多余的時刻

        唯一一顆高貴的頭顱依然高昂

        絕不承認那叫我們俯首的事物

         

        跟隨鷗鳥飛翔到鴻蒙的蔚藍里

        跟隨波光跳躍在永動的浪峰上

        這宇宙的女體永在分娩和更新

        這女神永遠在歌唱別離的歡欣

         

        2016/8/17

         

         

        ●  海洋之歌

         

        黎明的大海,從你的褻衣上

        撕掉最后一枚紅色的紐扣,袒露

        野性的身體和雪白的心意

         

        午后的大海,我扔給你一枚

        二十一世紀的銅幣,旋轉吧

        我的靈魂,在浪濤間歡快地跳躍

         

        黃昏的大海,你這野蠻的獅子

        我的盲目覬覦過你荒涼的果實

        我的雙腳已登上你蔚藍的臺階

         

        夜晚的海灘,這最后的凈土

        當我向你發動一場突然的臺風

        咆哮著,你合上最后的懷抱

         

        2016/8/16

         

         

        ●  無處不在的大海……

         

        睡在半空的大海,站上樹葉

        跳舞的大海,向人群扔出

        一陣陣木瓜雨的大海,椰樹下

        捂臉睡覺的大海,用吸管

        從椰子里汲取歌聲的大海

         

        烏托邦的大海拍遍大理石欄桿

        斧頭幫的大海剛剛砍倒一陣

        叛亂的風。哭泣的大海,撕碎

        絲綢睡衣的大海,臺風中亮出底牌

        苦行僧的大海一輩子默默無語

         

        沒收了我的愛情和胰腺的大海

        裝上畫框的大海,伸出閃亮的

        銀十字架,變成三千云朵的大海

        獅子的大海縮小了痙攣的胃

        卷入旗幟的大海撥轉時代的風向

         

        咬牙的大海,摔門而去的大海

        絕壁上玩轉體操的大海,大喊三聲

        永不回頭的大海。夢中追上我的

        大海,沖上大陸揚言報復的大海

        無處不在,迎面擲向我鼻子的大海

         

        2016/8/16

         

         

        ●  鷗 

         

        海偶爾走向陸地,折疊成一只海鷗。

        陸地偶爾走向海,隱身于一艘船。

        海和陸地面對面深入,經過雨和閃電。

        在云里,海鷗度量;

        在浪里,船測度。

        安靜的時候,海就停在你的指尖上

        望向你。

        海飛走,像一杯潑翻的水

        把自己收回,當你偶爾動了心機。

         

        海鷗收起翅膀,船收起帆。

        潮起潮落,公子的白發長了,

        美人的鏡子瘦了。

         

        一隊隊白袍的僧侶朝向日出。

        一群群黑色的鯨魚涌向日落。

         

        2016/04/07

         

         

        ●  紀念大陸南端的一次旅途

         

        進入黑暗。這突出大陸的海岬

        被茫茫的黑暗之海包裹。熱風吹著

        我們像四個摸索世界的盲孩子

        觸到了夜之神經,那四根柔軟的弦。

        談話是黑暗中不斷到來的光

        彈奏著唯一的不傷心。

        大地盡頭,我們眼中的天使在弦上亮起來。

         

        在曠野,我們尋找中秋前夕的將滿之月。

        我們落下的城市、河流、船舶和港口

        做了黑暗國王的馴順公主

        抱著黑枕頭睡去。明天的月亮移過海峽

        吊升起我們的未滿之心,像巨大的醒。

        哦,這日歷上多出的一夜,把我們變成自身的例外。

         

        有人在黑暗中賭氣說:讓萬物沉睡

        讓黑暗永無盡頭,讓速度比慢更慢一點。

        另一個回答:黎明前,我們攆不上天風的回頭路。

        而沒有吱聲的那個,在夢里,正趕上一場明亮的海雨。

         

        2015.9.29

         

         

        ●  返魂香

                  ——為Z.R.而作

         

        瓦壟上的細雨濺起輕煙。

        酒簾低垂。酒香飄過石頭的橋拱。

        在江南,你吻過稻花、米香和波影。

        作為隱士,我和你手植的梅花重逢于山陰。

         

        青溪之畔,白鷺借我裊娜;

        倏忽往來的游魚借我無心。

        汀步石之上,春風撩亂往年的心緒;

        流水映照前身。你呼吸

        耕讀的麥浪就起伏,白云就出岫,

        松濤就沿著山脊的曲線回返。

         

        塔影宛如重來。山水間,

        我們一起聽過雨的涼亭

        此刻無我,也無你。

        時光如笙簫,引你我于清空中重覓

        前世的余音。

         

        2015.12.10

         

         

        ●  山中筆記

         

        為了理解石頭,你必須成為石頭;

        為了理解天空,你必須成為天空中的一朵云。

        山影入懷,泉水之光穿透玻璃的杯壁。

        “喝下去,你便擁有山水的性靈,

        愛上它,你就變成另一個你。”

        穿越過天門,我們并肩行走于云上。

        隱隱地,從山腰傳來人間的雞鳴。

         

        2015.12.04

        —————————————————————————————————————————————————— ———————

        西渡(1967),詩人、詩歌批評家。北京大學文學學士、清華大學文學博士。北京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研究員。1967年生于浙江省浦江縣。1985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并開始寫詩。1990年代以后兼事詩歌批評。著有詩集《雪景中的柏拉圖》(1998)《草之家》(2002)《連心鎖》(2005)《鳥語林》(2010),詩論集《守望與傾聽》(2000)《靈魂的未來》(2009),詩歌批評專著《壯烈風景——駱一禾論、駱一禾海子比較論》(2012)。部分作品譯成法文,結集為《風和蘆葦之歌》(法國Éditions Fédérop,2008)。其他編著作品有《北大詩選》(與臧棣合編)《戈麥詩全編》《先鋒詩歌檔案》《訪問中國詩歌》《經典閱讀書系·名家課堂》《駱一禾的詩》《戈麥的詩》等。曾獲劉麗安詩歌獎、《十月》文學獎、東蕩子詩歌獎等。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