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2017工作簡況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春節賀詞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8年新年賀信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第五屆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獲獎作者及篇目公告 ▪ 關于對“魅力永定河,詩意門頭溝”全國詩歌 ▪ 給全體會員的一封信 ▪ 第五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 《百人百首: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選》征稿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黃亞洲的詩
        時間:2017-1-1 點擊:

          

        狂 風

         

        只有狂風能讓我認識自己

        沙子給我皮膚的感覺

        聲音與我對峙,碎石告訴我

        人應該擁有多大的痛楚

        而樹木,為我示范彎腰、躲閃,以及

        將風打倒

         

        只有狂風能叫我熱淚盈眶

        知道這個世界還沒有停止

        石頭還在掙脫山峰

        水在堅持上岸

        尖利的楓葉還有能力涌入我的血管

        血小板一樣狂舞

         

        只有狂風能與我心心相印

        讓虛偽的世界開始猙獰,露出

        本來就有的牙齒

        讓山的一部分變成地,讓地的一部分

        變成風,讓風的一部分變成野獸

        讓我知道這個冰涼的世界

        還有鮮血

         

        只有狂風才能讓我內心寧靜

        讓我能用疼痛,撫摸世界

        河流長出枝椏,山脈交換坐姿

        許多人不喜歡見血,但我

        知道狂風被打倒之后

        有多么的偉大

         

        讀 史

         

        我在歷史的街路上打的,我愿意

        花很小的財力

        從一個宮殿到達另一個宮殿

        中間隔著一些朝代

         

        當中,會穿過一些文字獄

        這種感覺猶如鉆進隧道

        非常氣悶。當然,盡頭會有一些光亮

        像遲到的紅頭文件

         

        經常碰到“事故多發地段”

        車輪深陷,轟轟空轉

        這種聲響如廟堂音樂一樣空洞莊嚴

        一些泥沙和殘骸旋了出來

        偏是這樣的圣地,白骨最多

         

        我喜歡與各路奸臣相逢

        他們是各朝宮殿的堅強柱子

        要是沒有他們的死撐,那些

        金黃的琉璃瓦,早就被農民曬干磨粉了

         

        偶爾下車討水喝

        也會遇到一些高手

        他們在歷史的精液里浸入狼毫或是羊毫

        他們的宣紙,被揭起的一剎那

        就成了石碑

         

        下車付款的時候

        司機客氣地問我有沒有走彎路

        我很驚愕

        就是因為中國有太多的彎路

        我才上的車

         

        心 愿

                               

        把多雨的江南

        看成我的憂傷

        如果陳獨秀和魯迅是兩條江河

         

        把多難的猶太人

        看成一群螢火

        如果愛因斯坦是人類的黎明

         

        把狹長的智利

        看成一行詩句

        如果聶魯達是一個童話

         

        把我昨夜的夢

        燃燒成一柄火炬

        如果世界,總是那么黑暗

         

        轉 身

         

        請白天轉過身去

        讓黑夜放平

        不好意思,我房間太小

         

        我只有一個房間

        請廚房轉過身去,讓

        臥室放平。不好意思

        我的被窩與我的房間

        面積相仿

         

        請被窩轉過身去

        讓我順利起身。讓我

        避開房東,別讓我聽見房租二字

        讓我洗漱,啃大餅

        踩車上路

         

        請馬路轉過身去

        讓管道放平,這是我的手藝

        就由于我的進城,三年了

        這個城市,血管暢通

         

        傷逝

         

        書頁里的楓葉終于瘦出了葉筋

        窗外河中,仍在雨打浮萍

        想春夏秋冬這四個姊妹

        劫持了多少風花雪月的事情

         

        不知硯池還能否舔起舊誼

        料定沙灘早已勾銷了腳印

        想東南西北這四個兄弟

        藏匿起多少秘而不宣的小徑

         

        現在,你的思戀還在吐出春絮嗎

        只想知道方位,不必了解遠近

        此刻,我的心情又在哪片草原上放牧

        不想說尚能飯否,不愿提有無凋零

         

        如果相贈一匹白馬,囑我來者可追

        我會遞還馬韁,寧愿獨坐山林

        如果煮起一壺香茗,邀我對月成影

        我會請來山風,先將往事撣凈

         

        拾煙蒂

                                   

        這是難得的煙蒂,必須小心拾起

        拾起森林和莊稼

        拾起歲月殘存的底部,而

        那些燒焦的部分,可能就是

        政治運動,必須用小手細細摳去

         

        我向父親要一小張薄薄的紙

        我知道他總是有那些紙

        我會把煙草末末放進去,把生活搓圓

        我不忍心看我父親聞著煙味眼饞

        那年頭,他總是用每月的零錢

        給我買一包碎餅干,再說

        他也弄不到煙票

         

        我愿意拾起地上的祖國

        讓生我養我的父親

        吞吐炊煙

         

        三樓以上窗戶

            

        由于,窗戶沒有細腰

        失戀的漢子,從這里鉆出,跳了下來

         

        這一天晚霞不濃

        他的血,及時

        作了彌補

         

        其實他的失戀不是女人,而是世界

        撕了他的情書

        他的情書,由兩千元不到的工資條,以及

        幾十張加班通知單,構成

         

        其實這漢子胡須不濃

        可以十天刮一次,他才

        二十二

         

        這一天晚霞不濃,天黑得早

        三個新員工,提著焊槍高高興興加班

        在黑夜,將三層樓以上的窗戶

        一律,束成細腰

         

        行走,男左女右

                                   

        祖國啊,我總是從你的一條血管,坐船

        拐入另一條血管,我自然也常爬坡

        知道陡升的海拔,是你烽火連天的肝膽

        但是從隧洞進入膽囊的時候,我總是感到黑暗

         

        我游逛的這種姿態是如此的不務正業,祖國啊

        請不要責備我,不要把我視作一粒膽固醇

        作為紅細胞我確實慚愧,我攜帶的一丁點兒營養,常被

        擄掠;而作為白細胞,我的盔甲又是這么單薄

         

        路過你的肺葉和心臟,我會緊閉眼睛,不忍看見

        那些潰爛竟然艷若桃花,我知道你需要我,但是我腰間的

        彈匣,只有幾粒詩歌,那是一些沒有射程的東西

        我明白一個人或者一粒子彈的沖鋒,不會

        只發出平平仄仄的聲響

         

        不要鄙視我,我的腳步畢竟還在發出聲音

        為了呼吸,我甚至有模仿汗滴滲透體外的沖動

        然而你的肺部積水總是以淚滴的形態留住了我

        讓我以卷起褲腿的方式,于桃花的季節繼續行程

         

        祖國啊,在船舷、蘆葦地和鳥蛋腐爛的平原上

        你總是能看見我的泥濘的腳印

        如果有男左女右的說法,那么,左腳印

        就屬于屈子,右腳印就屬于李清照

         

        為什么我總是不能與你的靈魂劈面相逢,祖國啊

        我每一步都踩痛著你的肌膚,卻一輩子尋尋覓覓

         


      2. 上一篇文章: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