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p id="hrj4y"></p>
    <p id="hrj4y"></p>

        <li id="hrj4y"><menuitem id="hrj4y"><noframes id="hrj4y"></noframes></menuitem></li>
        <li id="hrj4y"></li>
      1. 最新公告:
        ▪ 中國詩歌學會2017工作簡況和2018工作初步打 ▪ 致中國詩歌學會全體會員的春節賀詞 ▪ 致中國詩歌學會會員暨2018年新年賀信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新時代•我們與你在一起”大型詩歌公 ▪ 第五屆馬鞍山李白詩歌獎獲獎作者及篇目公告 ▪ 關于對“魅力永定河,詩意門頭溝”全國詩歌 ▪ 給全體會員的一封信 ▪ 第五屆“李白杯”全國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 《百人百首: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選》征稿

        名家名作

        返回上一頁

        曹宇翔的詩
        時間:2016-12-25 點擊:

        曹宇翔詩五首

         

        祖國之秋

         

        今日你徒步走進秋天的廣場

        深秋了,天已轉涼,菊花開放

        風把四個湛藍的湖泊運向空中

        空中,緩緩駛過云霞船隊

        空中,雁翅劃動季節的雙槳

         

        用歌聲迎接大地起伏的歌聲

        在澄明的秋天你看見所有人民

        城市,鄉村,太平洋的波浪

        甚至看到你遠逝的童年,祖母

        干草垛,一個孩子搖響鈴鐺

         

        這原野、河流,這落葉、果實

        每天,廣場升起一面旗幟

        每天,土地長出一輪光芒

        一切都是值得的,內心幸福

        你笑了,想起曾有的一個夢想

         

        誰能不愛自己的祖國呢

        “祖國”,當你輕輕說出這個詞

        等于說出你的命運,親人,家鄉

        而當你用目光說到“秋天”

        那就是歲月,人生啊,遠方

         

        平原燈火

         

        今夜平原燈火格外旺盛

        一盞一盞,在這邊,在那邊

        疏落,呼應,連成一片

        千年不敗的旖旎花朵

        大地長出的溫婉歌聲

         

        果園的燈,洞房的燈,灶頭的燈

        映著笑語,窗花,脈脈溫情

        夜行人你向哪盞燈歸去

        水井深深,澆地的電機嗡鳴

        田疇又有馬燈游動

        火車呼嘯而過的曠野更加靜寂

        誰在那邊呀?天邊一點微茫亮光

        讓我們突然想起許多往事

        青春,困頓,熱血,奮斗

        實現和未實現的愿望

        想起我們曾經哭過,笑過,愛過

        一言難盡的人生

         

        今夜我們在大平原上行走

        古老土地響著我們的腳步聲

        車站,小城,偶有犬吠的村莊

        這是許多人的故鄉

        戰亂來過,災荒來過

        一雙手摸索著把燈點著

        打開一卷蒼茫逝水

        一顆顆紅寶石沉醉在自身光暈里

        柔弱又豐美,道盡滄桑

        我看到悲憫,永恒和寧定

         

        今夜是多少夜晚后的今夜

        遠去的歲月,未來世事

        趕赴燈火盛會,一盞燈攔住我

        似要說出什么事情

        照著我們出生,照著我們長大

        照著一個個少年離家遠行

        有燈的地方就有人

        有人就有尊貴的生活

        比星辰更值得贊頌與凝望

        不朽燈火飲譽大地

        滾滾光輝源自心靈

         

        而我們遲早也都要消失

        所有悲歡化作一縷煙影

        留下夢,留下歌

        留下土地讓我們的后代播種

        廓然忘貧的詩人今夜就著燈光

        你要寫下詩篇,留下詩篇

        讓我們的孩子朗誦

         

        異鄉女

         

        黃昏的小路伸向哪里呀

        當硝煙散盡,夕陽沉入郊外洞簫

        有纖纖手指采摘星光

        娓娓放進久遠往事

        異鄉女,異鄉女

        從前,從前母親曾喚你回家

        豎琴向著遠山撫奏,向著戀

        白馬拴在歲月樹下

        鳥兒不飛,馬兒不嘶

        人們都向燈光和愛情走去

        那是哪年的風,還在吹,還在吹

        一朵雛菊唱過霞紅

        輕輕簪在如瀑的秀發

        異鄉女

        (你叮囑的鴿子晨光里飛翔

        你懷抱的鈴蘭次第開花)

        異鄉女

         

        大街上一個個純情女孩

        該是你最小的妹妹,她們愛

        甜甜笑開夏日的玫瑰,男孩該是

        最小的弟弟,多么年少啊

        追星族過處,吉他弦上

        一片一片火了的歌曲

        黃昏的小路伸向哪里呀

        婦女們向口紅眉筆討還青春

        懷著對歲月的深愛大恨

        大風刮不動你驚人的美麗

        畫框鑲不住生命腳步,波浪啊

        隔著那條大河凝固的波浪

        額角一絲隱約血痕

        怎能,掩住你的笑聲、呼吸

        異鄉女

        什么在加深著人類的孤獨

        財富并未減輕心靈的痛苦

        最深的俯仰啊,異鄉女

        當那邊,傳來一聲尖利的長叫

        濁流淹沒了誰的美目

         

        茶卡一夜

         

        一伸手就摸到細碎的波浪

        我的額角傳說的天河嘩嘩流淌

        胸口夜泊夏季水聲

        星星在檐角,在草叢,在樹梢

        像天堂居民的眼睛

        噙著幽冷、幽冷的光

        這里大概是天堂郊區

        遙想故鄉星空下,暖風送來麥香

        坐在小板凳上聽天上的故事

        一切都逝了,捉迷藏的夏夜

        咿咿呀呀童謠,祖母祖母

        順著一條彎彎的小路往前走

        我沒找到織女、牛郎

        大地上沒有一盞燈

        我也沒有夢,天地闃然無聲

        三兩犬吠荒荒,掀起更大的寂

        黑透了的黑,靜透了的靜

        茶卡夜,一口幽深的古井

        一雙鞋子就是我塵世的家

        長長、長長的路啊

        我已走了多遠,還有多少路程

        寫“茶卡”在手心

        挨著悲欣交集的蜿蜒的命運

        路經這里命中注定

        生死之間,冷暖之間,天地之間

        我握響一個小小地名

        長長、長長的路啊

        在茶卡,一夜就像整整一生

        記得茶卡之晨的初醒

        陽光把我從黑暗和靜寂中扒出

        地平線上站著仿佛從未見過的太陽

        也站著我的朋友,喚我啟程

        記得整個世界,啊整個世界

        清晰,遼闊,萬物富麗

        在百鳥鳴囀的蒼翠的歲月大樹下

        在一支人類頌歌里

        突然一起,俯向我的心靈

         

        記得我仰首喊了一聲天堂啊

        天堂似有所聞

        在我胸中,怦怦、怦怦答應

         

        天邊的白馬

         

        遠遠地向我們傾注,白馬

        天邊的白馬,青青草原

        傳說的森林,這是早晨還是黃昏

        淡淡遠山平靜柔和

        湛藍的天空懸掛頭頂

        白馬,兩匹嬉戲的白馬閃耀

        我也把你們稱作兄弟

        當放下勞累不堪的滿把雞毛

        解下夢魘佩戴的黃金

        認出故人的大地

        年年相似的春風

        數一數,我們還剩多少力氣

        永不歸來的事物

        任雙手伸出想象之外

        生命之外,也不可觸及

         

        現在我也把你們稱作兄弟

        雪白之馬,飄忽之影

        映著擁擠的人群凄惶的面容

        什么能幫助走出心靈之窘

        不可觸及啊,紅塵深處

        誰能眺望一眼,享受一生

        遠遠地向我們傾注,白馬

        我,我們,止住了孤單腳步

        好漢,過客,久經跌打的人們

        這時我們摘下各式面具

        朝向滾滾而去的年華

        迎面而來的歲月

        這時,我們不妨一哭

        偉大的人類吹著口哨遠征

        天邊的白馬,像一個丟失之夢


      2. 上一篇文章: 沒有了
      3. 下一篇文章:
      4. 熱點新聞

        關于我們入會申請聯系我們免責聲明 友情鏈接 舊版入口 中國詩歌學會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直門外高粱橋斜街59號中坤大廈16A中國詩歌學會 聯系電話:010-64072207
        Copyright @ 2014-2020 中國詩歌學會官網 京ICP備16060434號
        香港马会王中王论坛特彩网